首 页| 热点新闻| 基础知识| 风险测评| 国外保密  | 案例分析| 专题讲座| 法律法规| 教育平台| 在线咨询
  • 专项服务
  • 设计TSBPM
  • 商秘基线保护
  • 商秘深度保护
  • IP转移保护

侵犯名企商业机密 化学公司“一夜”间成为商业翘楚 罚!

2020.10.2    来源:《晚间800》
 
 
        江西星火有机硅厂,是中国化工集团旗下的企业,后来又加入中国蓝星集团,是国内有机硅生产龙头企业,它生产的有机硅单体产量亚洲最大,世界第三。
        位于九江永修的中国蓝星集团江西星火有机硅厂,是我国有机硅生产行业的龙头企业。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就进入有机硅生产领域。九十年代初,建成了国内最大的万吨有机硅单体生产装置。如今,星火厂的产品占中国同类产品的最大份额。
        2007年,在技术人员的努力下,星火有机硅厂又成功研发了10万吨有机硅单体生产装置,并建成投产。这是该厂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有机硅单体生产线,这项技术拥有7项国家专利技术,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。
        然而,就在不久之后,国内一家化学公司突然宣布,自己将建成12万吨有机硅单体生产装置。这个消息,让江西星火厂倍感震惊。因为生产有机硅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工序,它的生产流程非常长,生产的难度也非常大,技术含量比较高,当年星火有机硅厂10万吨有机硅单体生产装置能得以建成,其中不知经历了多少次试验失败,可以说它凝结了几代星火人的心血。那么,几乎在“一夜”之间,这家化学公司究竟是如何晋升成为业界翘楚的呢?
        2007年年底,星火有硅厂原副厂长郭守涛因经济问题被查。据查明,郭守涛曾利用职务之便,接受巨额贿赂,向几家企业出卖了星火厂的技术秘密。其中,2007年7月份,郭守涛就受贿50万,出卖了10万吨有机硅流化床图纸等技术资料给一家化学公司,这属于商业秘密中的技术秘密。而且,这家化学公司还以高薪为诱饵,挖走了星火厂当时负责10万吨有机硅单体项目的几名技术骨干。
        事件终于真相大白!此后,星火厂便以商业秘密被侵犯为由,向九江市公安局报案。2008年10月6日,郭守涛被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2年,并处没收财产30万元。在办理此案的过程中,一些细节也浮出水面。
 
        原来,这家化学公司通过贿买的方式,取得了星火厂部分图纸之后,找到了设计公司宁波分公司帮它进行设计。而这家分公司曾经就参与过星火厂10万吨有机硅单体项目的部分设计,并且签署过保密协议。
 
        2013年,江西星火厂以侵害商业秘密为由,将郭守涛等前员工、化学公司以及设计公司宁波分公司告上了法庭。当时这家化学公司的有机硅项目已建成投产两年。诉讼过程中,这家化学公司与星火厂于2014年1月26日达成了和解协议,由对方支付星火厂4000万元,以其它方式再补贴6000万元。同时化学公司可以使用星火厂10万吨有机硅单体生产技术秘密,但约定仅可用于其自身生产使用,星火厂随后撤回了对这家化学公司的起诉。
 
        2016年,江西星火厂追加了这家设计公司的母公司为被告,要求几名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商业秘密的行为,并共同赔偿原告经济损失。根据《反不正当竞争法》的相关规定,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、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、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。在这起案件办理的过程中,北京国科知识产权鉴定中心做出过鉴定,认定星火厂的图纸具有不为公众所知悉的技术信息,同时还认定宁波分公司为化学公司设计的12万吨有机硅单体工程技术与原告星火厂的10万吨有机硅单体工程技术虽略有不同,但无实质区别。
        2017年8月3日,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,认为几名被告的行为已经侵犯了原告的商业秘密,因此判决几名被告立即停止、销毁已获取的原告的技术秘密,并共同赔偿原告经济损失。 一审宣判后,作为被告的两家设计公司不服,向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。
 
      
       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,从星火厂早在涉案有机硅之前就建成年产5万吨单体装置,以及国家发改委批复同意其建年产10万吨有机硅单体工程的可行性报告等证据上,能充分证明星火厂是涉案生产技术的权利人。同时,两份司法鉴定都鉴定出涉案的两份图纸实质相同,并且系不为公众所知悉的技术信息。
        据了解,之前星火厂跟化学公司签订的《和解协议》第九条曾注明:“对其他涉案人侵权行为,甲方(星火厂)仍有权利追溯 ”。这就包含侵权设计人的设计责任等。因此,二审法院认为,设计公司上诉提出的不应再追究它的责任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。同时,二审法院还认为,根据查明的事实,化学公司是采取贿买的方式非法得到了星火厂10万吨有机硅技术的部分重要图纸,同时高薪聘请多名原星火厂技术骨干到其公司工作等方式,获取到了星火厂部分涉案有机硅技术秘密。之后,化学公司将这些提供给宁波分公司设计时作参考,而这家公司先前参与过星火厂有机硅的相关设计,因此法院认为其知悉并掌握了星火厂的案涉技术秘密。
 
 
        因此,二审法院最后判决几名被告停止使用、销毁已获取的原告的相关技术秘密资料,设计公司等侵权方赔偿星火厂1850万元。 据了解,在这次判决中,二审法院除了判决设计公司退回全部1550万元设计费以外,还额外适用了300万元的惩罚性赔偿。目前,在江西知识产权审判领域,这也是适用惩罚性赔偿数额比较高的一起案例。
  • VIP专享
  • 泄密风险测评
  • 风险比对
  • 泄密案例